Gru

没事就爱嘚吧嘚

初之恋、恋之初

久木君:

      这篇文章写给姑娘们,关于你们的初恋。
      姑娘,你还记得你的初恋么?
      哦,我指的不是你的第一次恋爱,而是第一次爱恋。当然,我指的不是早些时候下课偷偷跑过来揪你辫子,放学却又塞给你两块糖的那个小男孩;我指的也不是后来你稍大一些时,那个高大帅气,你远远看到他就会脸红,但其实根本没注意过你的学长;我指的甚至可能不是第一次和你生硬地拥吻,抱得你肩膀痛的那个。
      但,我知道,你的记忆里一定有我所说的这样一个人的。事实上,当你读到这篇文章的第九个字的时候,你就知道他是谁了。发那两个字的音时,你的嘴唇先是嘟了起来,微微地呼了一口气,然后嘴角慢慢上扬,直到一个恰好的弧度,最后以一个微笑的表情结束。于是,很自然的,你会想到一个人的样子。“他啊。”你笑了笑,摇了摇头,似乎对自己的想法表示否定。但,久久地,记忆却穿过长长的时光涌了上来。泛着一股不呛人的,温柔的暖意。 
      我要告诉你,你找到了他。我接下来要和你说的,就是这个人。
      不一定是初三,也不一定是高二。但那一定是一段兵荒马乱的日子。那时,你的词典里已经有了“喜欢”,还没有出现“爱”。正是那时候,词典里蹦出来了一个新字:叫作“恋”。一经出现,它的字号便如同春日疯长的嫩芽,在你的字典里越来越大。先是“小五”,再是“三号”,后来干脆成了“初号”,毫不客气地盘踞了整整一页纸,你几乎不可能无视它。可奇怪的是,字已经有了,释义却迟迟没有出现。你只能大概知道那是一种介乎于喜欢和爱之间的状态,它褪去了前者你自己也说不清的迷迷糊糊,具备了“爱”的雏形,但也没有后者轰轰烈烈的宣言。
你无法去定义它。但是,你知道,它出现了。
      假若那时生活的手随意翻了一下,后来的事情就会不复存在。你们的认识几乎全部由于巧合,与那些精心设计好的搭讪或者追求不同,在那之前,你们谁都没想过要去认识对方。可谁叫爱神在那个年纪,射出的每一支弓箭,都是无的放矢。
      那或许是在一堂数学课上,他忘了带书。你们的教室是一人一座的,没有同桌可供借阅。于是老师想了想,安排他将桌椅往前挪一格,与你的桌椅并在一起,你俩合看一本。赶巧那天是最烦人的周四,昏昏欲睡的下午有三节数学课。那次你们整整相处了两个半小时,但你们之前没说几句话,他也没有给你留下任何特殊的印象。你甚至有些愤懑-----身边多了一个人盯着,你没法打盹,只好硬着头皮听那玄之又玄的排列组合。
      但,总一个理由,让你们没有止于点头之交。你发现放学回家你们恰好有一段是同路的,只不过他总是和他的哥们儿们结伴而行。他在听mp3,你抢过耳机塞进自己耳朵,披头士的《yesterday》------你最喜欢的歌。报名参加社团的时候,你报了广播社,一抬头,恰好看到他的名字就在你的下面一行。清早你发现一样作业没写,匆忙来到学校。他听见你的声音,头也没抬就递过他的本子。就这样,这些不强大也不必然的东西在你们之间形成了某种关联。或许上帝是一个糟糕的编剧,他一心想让你们相遇,但没有找到什么必然的理由。他挠了挠头,有些不负责任地设置了一个又一个巧合,于是你们开始熟悉起来。
      这些细碎琐事飘散着,飘散着,你们自然而然地进入了对方的生活。你也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能背诵出他电话号码的前五位。当你有东西忘带的时候,你的视线转向开始变得固定。上课或放学的路上,你拿着一本英语词汇手册,脚却停在原地,等待些什么。而全部的全部,你都没有意识到,他也一样。
      你们是多么的后知后觉啊。偶然间,你听到了周围的交头接耳,说你们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你的朋友会悄悄走到你的身边来,偷偷问你和他是不是在谈恋爱,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又偷偷问你是不是喜欢他,他是不是喜欢你。到这些话,你没有脸红,甚至感到有些生气,你觉得别人歪曲了你们的关系。不错,那时你可能确实不喜欢他。
      可这些话就好像小区里的猫儿,趁你一不注意就偷偷蹿到了你的窗台上,你想去赶它它又偷偷溜走。渐渐的,你叹了口气,也不再赶它,将它抱过了过来,轻轻抚摸它的背。你的心绪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再走在一起时,你的呼吸开始变得焦虑,你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你的眼睛没有看他,你没有仔细听他说的话,却在心里给自己提了一万个问题,都是关于他的。“你在听吗?”直到他打断你,你才回过神来,发现他正看着你。“啊?你说什么?”
      你给他足够的暗示。有时你会问他:“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女生”,或者刻意提起另外一个女孩。结果他总是期期艾艾,含糊其辞,没一次给你满意的答案。你邀请他一道去同一个补习班,他答应了,但真的只以为你觉得那个老师教学水平高。这时候你会莫名其妙地感到生气,进而暂时不理他一会儿。你感慨有时候,人的情感就是不能保持同步。你费好大劲拨弄出这么多弦外之音,他全都充耳不闻。
      但你怎么知道呢?其实这时候,他也一样。
      男生有时候像女孩们一样八卦。放学他们会聚在一起讨论,班里或学校里,关于女孩的事情。“哎,你觉得咱们年级谁最好看啊?我挺喜欢a的,可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长得巨丑,不知道为啥会喜欢上他。还有b,我觉得虽然没a那么漂亮但是白白净净的感觉很清纯啊。其实c也很漂亮啊,可这人一脸高冷的样子从来不搭理别人,鬼知道她在想一些什么….”以前,他也曾兴趣盎然的听着,但现在那些都成了冗余的信息。他闭口不言,专心的从长长的段落里搜寻着你的名字。他既希望听到你的名字,听男生们议论你如何漂亮;又害怕他们谈起你,听到谁谁也喜欢上了你的消息。少数的时候,他们确实谈到了你的名字。极少数的时候,他们恰好询问起他对于你的看法。这时候,他就会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她啊,我觉得一般啊,她有什么好的,我反正对她没什么兴趣。”说完了这句话,他在心里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撒了这辈子最大的一个谎。
      他还撒了一个谎。这天放学,他对伙伴们说:“以后可能不能一道回去啦!”被问及原因,自己也没编好,只能支支吾吾:“有事,有事。”
      恰好人群中转来一个声音:“是不是家里不做饭,你每天先去外婆家吃饭啊?和我一样。”
      他终于抓住了一根稻草,“对对对,没错没错。”
      次日,他和你结伴回家。
      大概就是这时候,他意识到他不可避免地恋上你了。
      和你心里的千丝万缕不同,此时他的心里仿佛如临大敌。他匆忙地寻找着一些抵抗的方法,试图列出一些可行的策略,最终却都匆匆放弃了,他觉得自己应该先静观其变。这和以前的他很不一样,他可能没有太高的身高,也没有八块腹肌,但他却从来不是一个胆小的人。
      直到后来你看到雨果说的:“真爱的第一个征兆,在男孩身上是胆怯,在女孩身上是大胆。”只是那时,他的胆怯,较之你的大胆而更胜一筹罢了。
      那时的你是多么的喜乐无常啊,那时候的他又是多么不明白女孩的心思啊。他有时候在他心里没来由地升起不容任何人置喙的坚定信念:“你是他的!”但有时却又卑微起来,一个人在房间里踱着步,担忧起他某次出的你小洋相是否给你造成了不好的印象。
       偶尔,他那不灵敏的天线也捕捉到了你的些许暗示,但又怀疑是自己过度解读,自作多情,于是又悄悄把自己正欲踏出的那一步收了回去。你对他那细微的不高兴也被他察觉到了,但他又理解错了方向,担忧起你是不是讨厌他来。你们两个好像笨拙的舞者跳着滑稽的探戈,你来我往确却始终保持在原地。
      他后来也听到了一句话,不是雨果,网上说的:“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就是:好像突然有了铠甲,又突然有了软肋。”
      他终于找到了另外一个谈了许多恋爱的哥们儿,说起了自己的苦恼。那哥们给他出了一堆馊主意,让他在午夜十二点站在你家楼下喊你名字,让他在周末带你去吃饭看电影然后送你回家,还让他对你说一些从好莱坞爱情电影看来的浮夸句子。谢天谢地,这些点子最终他都没有落实。那哥们儿教他的那些伎俩只适用于泡妞,而你们需要的是真正的恋爱。
      你生日到了,你以为他不知道。但他早就去遍了你的所有博客和社交网站,最终找到了那八位数字。但他确实不知道该送你什么礼物。他笨拙的在淘宝搜索关键词:“生日礼物”,看到出来的都是儿童玩具,于是又改成“送女生 生日礼物”。最后,他犹豫了一下,改成“送女朋友 生日礼物”,做这件事的时候,他心惊肉跳,为自己的大胆感到吃惊。他感到一丝小小的罪恶感,却也有一丝喜悦。他没有头绪,看什么都不满意,挑三拣四了半天。几乎都快赶不上你的生日了,才匆匆选择了一个包,定下了单。接着他又开始踌躇该具体在什么时机自然地送出他的这份礼物。
      其实,他不知道,不论他送什么礼物都是最合适的,不管他什么时候送你都会高兴的。
      最后,在生日那天你收到了他的礼物。你打开一看,哭笑不得。包的款式很成熟,背在你的肩上显得很奇怪。你抬起头,刚想呛他两句,对上了他局促不安的眼神,于是你什么也没说,只一句“谢谢啦”。
      后来星期天补课的时候,你还是背上了这个包。坐你边上的女生笑你今天怎么背这么土的包啊,你立马竖起手指,做了一个“嘘”的姿势,瞪了她一眼,然后赶忙转过头去看他。好在他好像没有留意。
      那天下课,他送你起回家。你们一路无言,走过了窄窄的街道,过长长的天桥,终于走到了你的家门口。“那…拜拜啦!”你和他挥了挥手。“哎,等等…”他叫住了你。
      他还是部分采纳了他那哥们的建议,约你一道去喝咖啡。你记得那天白云悠悠,对面街边因为少有人经过,红绿灯不紧不慢的闪着。咖啡厅里的歌曲就那么几首,你好几次听到了beyond的《海阔天空》。店里贴满了明信片和风景画,他穿了一身运动衫,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服务员拿来了菜单。他给你点了最贵的焦糖玛奇朵,给自己点了最便宜的美式咖啡。结果服务员说:“先生,我们这里的美式咖啡杯量很小的,而且是浓缩咖啡,很苦。”
      他没想到这一茬,慌忙换了一个,“那就这个吧,这个,拿铁抹茶。” 
      “好的一杯抹茶拿铁。”
      你憋出内伤。待服务员走了,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先是有点生气,后来也只能跟着傻笑。
      那天晚上,你们去吃了晚饭,因为明天要去上课,所以没看电影。吃罢饭已经八点了,他再一次把你送回家。你们又一次一路无话,沿着法国梧桐和橙色街灯布满的小路走回家。你低头看路,路灯透过树叶,在街上投下了斑驳的影子。前面是一个红灯,你们听了下来。白天的喧嚣和快乐随着夜晚的舒朗一道褪去了,当夜开始安静,你听得见他的呼吸,周围开始弥漫起一股别的气息。你可以感到身边他的气场,有些发烫。直到你的心口也开始发热,你的心跳开始急促起来。你强装镇定,但开始期待着一些什么。今晚!就是今晚!
      这时候,绿灯亮了,打断了你的期待。你们走了过去,接着又是一条街,再是一条街,还一条街。你,们就好像是走在一个雷区,一步一步的,仿佛迈下下一步就会迸裂出一些什么。
      可是最后,到了家门口,他还是什么也没说。
      “那…拜拜啦…”
      “嗯…拜拜…”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夜里,你有些难过,总感觉一些稍纵即逝的东西,就这样不会回头地消逝而去了。
      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你们的关系再无进展。某天,你收到了一封情书,里面的字句华丽而熟稔。你拒绝了。又寄来了第二封,第三封…你一边拒绝,一边等待着一些什么。可彼时的你与他之间,仿佛隔着一片海相互眺望,海面溟濛,你看不见他的轮廓,大声喊他的名字,回答你的只有浅浅的海浪。
      海的那一边,他是多么局促不安,多么的伤心欲绝啊。他并不是没有勇气站出来竞争。若有办法让他确信你是喜欢他的,他是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的。但没有。他一想到你的名字就失去了任何底气,若他站了出来,得到的却是你的嘲笑,他真的就再无勇气看你的眼睛了。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另外一个人,用他所不会使用的花言巧语勾搭你,带你去那些他听也没听过的咖啡厅,送你更为精致的礼物,他无助而难过,像一个孩子,但什么也做不了。
后来,分班考试,你们进了不同的班级。那时候你又恢复了单身。其实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你的那场恋爱以一场不靠谱的方式开始,过了两个月就无疾而终。但,从此之后你们便再无过四目相对。
      你还记得开学那天,你坐在第一排。班主任热情洋溢地宣讲着什么,班级里喜爱交际的同学开始张罗着新班级的第一次活动。你抬起头,看到对面班级的门。你透过那个班级的门口望去,看到一个曾经熟悉的轮廓,正好转过了头,他望向窗外。
      未来的某时,你翻看你的字典,发现其中的一大页是空白。你想了起来,这里曾经印着一个“恋”字,旁边似乎还曾有一个小小的“初”字。是的,这个字只属于那些朦胧而易碎,似琉璃一般的日子。后来,你还没来得及等到释义,它就消失了。
      时光匆匆,我们还没来得及完全忘却,就被许多人爱上,又爱上了许多人。但在一个夜晚,当我们对着窗外喧嚣的星辰和千门万户的暖暖灯火出神时,还是会会想起一个人。
      哦!这大概是我们一生中,唯一一次没有悲伤的祭奠。我们都记得,那是爱恋最初的样子。
      姑娘,我觉得,这篇文章应该写给你。我们都有那些还没来得及学会如何爱一个人的日子,和错过得最没道理的人。

评论

热度(562)

  1. 轻若尘埃。久木君 转载了此文字
    转/码一下
  2. Every_火羊宝宝好想Mi久木君 转载了此文字
    治愈伤口的最好方法,就是 不要触碰
  3. 飞快而永远夜食症🐚🐚 转载了此文字
  4. applewu168久木君 转载了此文字
  5. Seven久木君 转载了此文字
  6. 绽放久木君 转载了此文字
    写的很棒,很细腻入微。就像在看电影一样,只是电影的主角是我和你。不管是不是初恋,如果能有一段这样纯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