嘚嘚驾

爱抖森,爱画画,爱丐姐,爱金子,爱嘚吧嘚´_>`

看101结果pick了王一博,一博老师真的是很可爱了,可盐可甜〃∀〃,画了一张水彩的一博老师⸜( ⌓̈ )⸝

曾经画的雷三的基妹⸜( ⌓̈ )⸝

丐姐赛高,摸了两只丐姐⸜( ⌓̈ )⸝

给小伙伴画的头像(*σ´∀`)σ

初之恋、恋之初

久木君:

      这篇文章写给姑娘们,关于你们的初恋。
      姑娘,你还记得你的初恋么?
      哦,我指的不是你的第一次恋爱,而是第一次爱恋。当然,我指的不是早些时候下课偷偷跑过来揪你辫子,放学却又塞给你两块糖的那个小男孩;我指的也不是后来你稍大一些时,那个高大帅气,你远远看到他就会脸红,但其实根本没注意过你的学长;我指的甚至可能不是第一次和你生硬地拥吻,抱得你肩膀痛的那个。
      但,我知道,你的记忆里一定有我所说的这样一个人的。事实上,当你读到这篇文章的第九个字的时候,你就知道他是谁了。发那两个字的音时,你的嘴唇先是嘟了起来,微微地呼了一口气,然后嘴角慢慢上扬,直到一个恰好的弧度,最后以一个微笑的表情结束。于是,很自然的,你会想到一个人的样子。“他啊。”你笑了笑,摇了摇头,似乎对自己的想法表示否定。但,久久地,记忆却穿过长长的时光涌了上来。泛着一股不呛人的,温柔的暖意。 
      我要告诉你,你找到了他。我接下来要和你说的,就是这个人。
      不一定是初三,也不一定是高二。但那一定是一段兵荒马乱的日子。那时,你的词典里已经有了“喜欢”,还没有出现“爱”。正是那时候,词典里蹦出来了一个新字:叫作“恋”。一经出现,它的字号便如同春日疯长的嫩芽,在你的字典里越来越大。先是“小五”,再是“三号”,后来干脆成了“初号”,毫不客气地盘踞了整整一页纸,你几乎不可能无视它。可奇怪的是,字已经有了,释义却迟迟没有出现。你只能大概知道那是一种介乎于喜欢和爱之间的状态,它褪去了前者你自己也说不清的迷迷糊糊,具备了“爱”的雏形,但也没有后者轰轰烈烈的宣言。
你无法去定义它。但是,你知道,它出现了。
      假若那时生活的手随意翻了一下,后来的事情就会不复存在。你们的认识几乎全部由于巧合,与那些精心设计好的搭讪或者追求不同,在那之前,你们谁都没想过要去认识对方。可谁叫爱神在那个年纪,射出的每一支弓箭,都是无的放矢。
      那或许是在一堂数学课上,他忘了带书。你们的教室是一人一座的,没有同桌可供借阅。于是老师想了想,安排他将桌椅往前挪一格,与你的桌椅并在一起,你俩合看一本。赶巧那天是最烦人的周四,昏昏欲睡的下午有三节数学课。那次你们整整相处了两个半小时,但你们之前没说几句话,他也没有给你留下任何特殊的印象。你甚至有些愤懑-----身边多了一个人盯着,你没法打盹,只好硬着头皮听那玄之又玄的排列组合。
      但,总一个理由,让你们没有止于点头之交。你发现放学回家你们恰好有一段是同路的,只不过他总是和他的哥们儿们结伴而行。他在听mp3,你抢过耳机塞进自己耳朵,披头士的《yesterday》------你最喜欢的歌。报名参加社团的时候,你报了广播社,一抬头,恰好看到他的名字就在你的下面一行。清早你发现一样作业没写,匆忙来到学校。他听见你的声音,头也没抬就递过他的本子。就这样,这些不强大也不必然的东西在你们之间形成了某种关联。或许上帝是一个糟糕的编剧,他一心想让你们相遇,但没有找到什么必然的理由。他挠了挠头,有些不负责任地设置了一个又一个巧合,于是你们开始熟悉起来。
      这些细碎琐事飘散着,飘散着,你们自然而然地进入了对方的生活。你也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能背诵出他电话号码的前五位。当你有东西忘带的时候,你的视线转向开始变得固定。上课或放学的路上,你拿着一本英语词汇手册,脚却停在原地,等待些什么。而全部的全部,你都没有意识到,他也一样。
      你们是多么的后知后觉啊。偶然间,你听到了周围的交头接耳,说你们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你的朋友会悄悄走到你的身边来,偷偷问你和他是不是在谈恋爱,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又偷偷问你是不是喜欢他,他是不是喜欢你。到这些话,你没有脸红,甚至感到有些生气,你觉得别人歪曲了你们的关系。不错,那时你可能确实不喜欢他。
      可这些话就好像小区里的猫儿,趁你一不注意就偷偷蹿到了你的窗台上,你想去赶它它又偷偷溜走。渐渐的,你叹了口气,也不再赶它,将它抱过了过来,轻轻抚摸它的背。你的心绪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再走在一起时,你的呼吸开始变得焦虑,你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你的眼睛没有看他,你没有仔细听他说的话,却在心里给自己提了一万个问题,都是关于他的。“你在听吗?”直到他打断你,你才回过神来,发现他正看着你。“啊?你说什么?”
      你给他足够的暗示。有时你会问他:“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女生”,或者刻意提起另外一个女孩。结果他总是期期艾艾,含糊其辞,没一次给你满意的答案。你邀请他一道去同一个补习班,他答应了,但真的只以为你觉得那个老师教学水平高。这时候你会莫名其妙地感到生气,进而暂时不理他一会儿。你感慨有时候,人的情感就是不能保持同步。你费好大劲拨弄出这么多弦外之音,他全都充耳不闻。
      但你怎么知道呢?其实这时候,他也一样。
      男生有时候像女孩们一样八卦。放学他们会聚在一起讨论,班里或学校里,关于女孩的事情。“哎,你觉得咱们年级谁最好看啊?我挺喜欢a的,可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长得巨丑,不知道为啥会喜欢上他。还有b,我觉得虽然没a那么漂亮但是白白净净的感觉很清纯啊。其实c也很漂亮啊,可这人一脸高冷的样子从来不搭理别人,鬼知道她在想一些什么….”以前,他也曾兴趣盎然的听着,但现在那些都成了冗余的信息。他闭口不言,专心的从长长的段落里搜寻着你的名字。他既希望听到你的名字,听男生们议论你如何漂亮;又害怕他们谈起你,听到谁谁也喜欢上了你的消息。少数的时候,他们确实谈到了你的名字。极少数的时候,他们恰好询问起他对于你的看法。这时候,他就会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她啊,我觉得一般啊,她有什么好的,我反正对她没什么兴趣。”说完了这句话,他在心里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撒了这辈子最大的一个谎。
      他还撒了一个谎。这天放学,他对伙伴们说:“以后可能不能一道回去啦!”被问及原因,自己也没编好,只能支支吾吾:“有事,有事。”
      恰好人群中转来一个声音:“是不是家里不做饭,你每天先去外婆家吃饭啊?和我一样。”
      他终于抓住了一根稻草,“对对对,没错没错。”
      次日,他和你结伴回家。
      大概就是这时候,他意识到他不可避免地恋上你了。
      和你心里的千丝万缕不同,此时他的心里仿佛如临大敌。他匆忙地寻找着一些抵抗的方法,试图列出一些可行的策略,最终却都匆匆放弃了,他觉得自己应该先静观其变。这和以前的他很不一样,他可能没有太高的身高,也没有八块腹肌,但他却从来不是一个胆小的人。
      直到后来你看到雨果说的:“真爱的第一个征兆,在男孩身上是胆怯,在女孩身上是大胆。”只是那时,他的胆怯,较之你的大胆而更胜一筹罢了。
      那时的你是多么的喜乐无常啊,那时候的他又是多么不明白女孩的心思啊。他有时候在他心里没来由地升起不容任何人置喙的坚定信念:“你是他的!”但有时却又卑微起来,一个人在房间里踱着步,担忧起他某次出的你小洋相是否给你造成了不好的印象。
       偶尔,他那不灵敏的天线也捕捉到了你的些许暗示,但又怀疑是自己过度解读,自作多情,于是又悄悄把自己正欲踏出的那一步收了回去。你对他那细微的不高兴也被他察觉到了,但他又理解错了方向,担忧起你是不是讨厌他来。你们两个好像笨拙的舞者跳着滑稽的探戈,你来我往确却始终保持在原地。
      他后来也听到了一句话,不是雨果,网上说的:“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就是:好像突然有了铠甲,又突然有了软肋。”
      他终于找到了另外一个谈了许多恋爱的哥们儿,说起了自己的苦恼。那哥们给他出了一堆馊主意,让他在午夜十二点站在你家楼下喊你名字,让他在周末带你去吃饭看电影然后送你回家,还让他对你说一些从好莱坞爱情电影看来的浮夸句子。谢天谢地,这些点子最终他都没有落实。那哥们儿教他的那些伎俩只适用于泡妞,而你们需要的是真正的恋爱。
      你生日到了,你以为他不知道。但他早就去遍了你的所有博客和社交网站,最终找到了那八位数字。但他确实不知道该送你什么礼物。他笨拙的在淘宝搜索关键词:“生日礼物”,看到出来的都是儿童玩具,于是又改成“送女生 生日礼物”。最后,他犹豫了一下,改成“送女朋友 生日礼物”,做这件事的时候,他心惊肉跳,为自己的大胆感到吃惊。他感到一丝小小的罪恶感,却也有一丝喜悦。他没有头绪,看什么都不满意,挑三拣四了半天。几乎都快赶不上你的生日了,才匆匆选择了一个包,定下了单。接着他又开始踌躇该具体在什么时机自然地送出他的这份礼物。
      其实,他不知道,不论他送什么礼物都是最合适的,不管他什么时候送你都会高兴的。
      最后,在生日那天你收到了他的礼物。你打开一看,哭笑不得。包的款式很成熟,背在你的肩上显得很奇怪。你抬起头,刚想呛他两句,对上了他局促不安的眼神,于是你什么也没说,只一句“谢谢啦”。
      后来星期天补课的时候,你还是背上了这个包。坐你边上的女生笑你今天怎么背这么土的包啊,你立马竖起手指,做了一个“嘘”的姿势,瞪了她一眼,然后赶忙转过头去看他。好在他好像没有留意。
      那天下课,他送你起回家。你们一路无言,走过了窄窄的街道,过长长的天桥,终于走到了你的家门口。“那…拜拜啦!”你和他挥了挥手。“哎,等等…”他叫住了你。
      他还是部分采纳了他那哥们的建议,约你一道去喝咖啡。你记得那天白云悠悠,对面街边因为少有人经过,红绿灯不紧不慢的闪着。咖啡厅里的歌曲就那么几首,你好几次听到了beyond的《海阔天空》。店里贴满了明信片和风景画,他穿了一身运动衫,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服务员拿来了菜单。他给你点了最贵的焦糖玛奇朵,给自己点了最便宜的美式咖啡。结果服务员说:“先生,我们这里的美式咖啡杯量很小的,而且是浓缩咖啡,很苦。”
      他没想到这一茬,慌忙换了一个,“那就这个吧,这个,拿铁抹茶。” 
      “好的一杯抹茶拿铁。”
      你憋出内伤。待服务员走了,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先是有点生气,后来也只能跟着傻笑。
      那天晚上,你们去吃了晚饭,因为明天要去上课,所以没看电影。吃罢饭已经八点了,他再一次把你送回家。你们又一次一路无话,沿着法国梧桐和橙色街灯布满的小路走回家。你低头看路,路灯透过树叶,在街上投下了斑驳的影子。前面是一个红灯,你们听了下来。白天的喧嚣和快乐随着夜晚的舒朗一道褪去了,当夜开始安静,你听得见他的呼吸,周围开始弥漫起一股别的气息。你可以感到身边他的气场,有些发烫。直到你的心口也开始发热,你的心跳开始急促起来。你强装镇定,但开始期待着一些什么。今晚!就是今晚!
      这时候,绿灯亮了,打断了你的期待。你们走了过去,接着又是一条街,再是一条街,还一条街。你,们就好像是走在一个雷区,一步一步的,仿佛迈下下一步就会迸裂出一些什么。
      可是最后,到了家门口,他还是什么也没说。
      “那…拜拜啦…”
      “嗯…拜拜…”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夜里,你有些难过,总感觉一些稍纵即逝的东西,就这样不会回头地消逝而去了。
      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你们的关系再无进展。某天,你收到了一封情书,里面的字句华丽而熟稔。你拒绝了。又寄来了第二封,第三封…你一边拒绝,一边等待着一些什么。可彼时的你与他之间,仿佛隔着一片海相互眺望,海面溟濛,你看不见他的轮廓,大声喊他的名字,回答你的只有浅浅的海浪。
      海的那一边,他是多么局促不安,多么的伤心欲绝啊。他并不是没有勇气站出来竞争。若有办法让他确信你是喜欢他的,他是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的。但没有。他一想到你的名字就失去了任何底气,若他站了出来,得到的却是你的嘲笑,他真的就再无勇气看你的眼睛了。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另外一个人,用他所不会使用的花言巧语勾搭你,带你去那些他听也没听过的咖啡厅,送你更为精致的礼物,他无助而难过,像一个孩子,但什么也做不了。
后来,分班考试,你们进了不同的班级。那时候你又恢复了单身。其实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你的那场恋爱以一场不靠谱的方式开始,过了两个月就无疾而终。但,从此之后你们便再无过四目相对。
      你还记得开学那天,你坐在第一排。班主任热情洋溢地宣讲着什么,班级里喜爱交际的同学开始张罗着新班级的第一次活动。你抬起头,看到对面班级的门。你透过那个班级的门口望去,看到一个曾经熟悉的轮廓,正好转过了头,他望向窗外。
      未来的某时,你翻看你的字典,发现其中的一大页是空白。你想了起来,这里曾经印着一个“恋”字,旁边似乎还曾有一个小小的“初”字。是的,这个字只属于那些朦胧而易碎,似琉璃一般的日子。后来,你还没来得及等到释义,它就消失了。
      时光匆匆,我们还没来得及完全忘却,就被许多人爱上,又爱上了许多人。但在一个夜晚,当我们对着窗外喧嚣的星辰和千门万户的暖暖灯火出神时,还是会会想起一个人。
      哦!这大概是我们一生中,唯一一次没有悲伤的祭奠。我们都记得,那是爱恋最初的样子。
      姑娘,我觉得,这篇文章应该写给你。我们都有那些还没来得及学会如何爱一个人的日子,和错过得最没道理的人。

南京南和北京北: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当韶华逝去 容颜不再 你是否爱我如初 地久天长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当一无所栖 遍体鳞伤 你是否爱我如初 地久天长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我深知你会 我深知你会
I know that you will
我深知你的爱经久绵长

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完美插曲 这最伟大的爱情穿透了灵魂      整首歌的词荡气回肠 在此挑选部分歌词

When you and I were forever wild
起初你我年少轻狂 不惧岁月漫长
The crazy days, the city lights
纵情时光 华灯初放
The way you'd play with me like a child
我们如孩提时光嬉戏疯狂
The way you'd play for me at your show
你盛装登场 独为我而唱
And all the ways I got to know .Your pretty face and electric soul
精致脸庞 灵魂不羁狂妄 一眼千年 我一睹难忘
All that grace, all that body,all that face makes me wanna party
优雅气场 让我沉沦疯狂
He's my sun, he makes me shine like diamonds
他是我的太阳 他的光芒 如宝石夺目 璀璨闪亮

第七只刺猬。

小新不要死。:

你说我懦弱
你看见的总是我蜷缩的样子
我只是不想让你看见我的刺
你说你要离开
你受够了和我在一起的日子
我安静的看着你背影
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冲到你面前紧紧抱住你
都是这该死的刺

我拔掉了这该死的刺

再次遇见你
我走的很笔直
你笑的很灿烂
你说你爱上了狮子
他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
你是只小梅花鹿
可你爱上的是只狮子

你知道吗
我没有刺了
可我也不能给你拥抱
更难过的是我不能在你危险的时刻从狮子那救你出来
都是这该死的刺

你死了
我用力的抱着你冰凉的身体
我终于可以抱着你了
你知道吗
我一直爱着你
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靠近你
都是这该死的刺

我是第七只爱上你的刺猬
别问一只刺猬为什么离开你
都是这该死的刺